爬山不是墙

瓶邪,鲨美,楼诚
啥都吃

从小就是你不更新

哈哈哈哈必须夸一夸油菜花的穆大

穆穆不惊左右:

写了十二条。




01




明楼:你敢拿键盘对着我。你敢催更么?


 


明台:你以为我不敢催更么?


 


明诚:你把坑填了!


 


明台:我为什么要先填?


 


明楼:你把坑填了!


 


明诚:他填我就填!


 


明台:我不填你敢催更么?


 


明诚: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明楼:你把坑填了!


 


明诚:你让他先填!


 


明楼:你以为他敢催我么!


 


明台: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催更?


 


02




阿诚:我每次一跟你提断更你就和我发脾气,你见过一个写了这么多年的高级写手一直没有断更的吗?编辑部发的那些工资,我交一个月的网费都不够,我每天多少更新啊长篇短篇的,都是为了你的工作铺路啊,你给过一个评论吗?




明楼:你这是想跟我算账啊?你是看谁的更新长大的,你跟我算账?




阿诚:那是不是你们家把我养大了,我就该白伺候你一辈子啊?




明楼:你伺候的不是我!你想要断更,去编辑部人事处自己说去。




阿诚:那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行,你不肯让我断是吧,你帮我写总可以吧?




明楼:滚!滚出去!现在就滚!




03




记者:明先生,难道您想明天上海所有小说论坛的头版头条都是无人更新吗?




阿诚:你是催更的,如果你认为无人更新可以称为论坛头条,你照写好了,不用通知我,我不关心这个。




记者:明先生您不能这个态度对待编辑部。明先生!明先生!


 


04


 


阿诚:这两个梗,你拿去写两个短篇,长篇也行。




桂姨:我,我不要。




阿诚:这不是为了你,是为了我。我不想让你看上去总混得没人给你评论。


 


05


 


阿诚:写更新呢?


明台:阿诚哥。


阿诚:累了吧。大哥让我来给你给你点几个红心。


明台:谢谢,你点这篇就行了。


阿诚:你写你的。写了几章更新了?


明台:两章了,一章军统初遇,一章拍摄婚纱照。


阿诚:我看看。


明台屏幕捂:我还没写完呢。


阿诚:放开。这是什么啊?


明台:我不想写生死搭档了。我想改写养成系。


阿诚:你都换了多少次题材了,换来换去你怎么混成太太啊。


明台:我没兴趣就写不好,我写不好怎么成太太啊。


阿诚:养成系可是长篇,你写的一直都是中短篇,还没有开车基础,你要怎么写?你看你这车开得……你这写的是我和大哥吧?


 


06


 


明楼:蠢货!一群蠢货!我能指望你们什么?挖坑之前都告诉我完结无懈可击,现在写手一爬墙就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不要逼着我骂脏话!


刘本纯:我们现在确实没有办法确定是谁挖了最大的坑。


明楼:阿诚呢?


刘本纯:明秘书长去挖新坑了。


明楼:这个时候挖什么新坑?


刘本纯:是76号梁先生上个月积分榜遇到点麻烦,他去处理了。


明楼:他倒是会去给梁仲春献殷勤,特高课传过来什么消息没有?


李秘书:特高课那边还在核对昨天断更写手的名单。


陈秘书:断更一个月的写手名单已经出来了。


 


07


 


汪曼春走狗一号:明先生,你好。


明楼:你好。


汪曼春走狗一号:明先生,我是军统戴局长派来的。戴局长让我,直接催您更新,我的催更就在评论区,请您现在就开始写。


明楼摘眼镜:我不认识什么戴局长。


汪曼春走狗一号:明先生,您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用眼镜片把走狗一号拉到黑名单】




明楼: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催更我。


阿诚:大哥,没事吧。


明楼:好久不拉黑名单,手生了。


阿诚:谁派来的。


明楼:汪曼春。收拾一下吧,读者还要看更新。


阿诚:是。


(开始删催更评论)


 


08


 


明诚:梁处长啊,昨晚我可是一夜都守在lofter没敢走啊,我都没敢和明先生说我不更新,我听说出大事了。




梁仲春:什么大事小事的,官方封了日本人的账号,跟咱没关系。




明诚:但愿如此。


 


 


09


 


阿诚:怎么了,大姐还真催更你了。


明楼:要是真催,就不止这一条评论了。大姐是想试探我,是不是真的和她在一个圈里。


阿诚:那你是怎么说的。


明楼:我给了大姐一些暗示,也不知道她能听懂多少。不懂就不懂吧,知道的越少对她就越安全。不过她的身份,我倒是大概明白了。


阿诚:我们的人?




明楼:以我的判断,她现在应该只是红心蓝手资本家,在同人组织内部没有什么重要产出。


阿诚:这太危险了,你的亲姐姐啊。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呢,即使只是点点红心蓝手,那也是致命的。


明楼:已经这样了那能怎么办。要不,你去劝她退圈?


阿诚:别别别别别,你都这样了,我要再去劝她,那就是找挂。我还想再多填上几坑。


明楼:现在同人形式这么复杂,大姐对拆家逆家斗争经验又实在太欠缺,既然阻止不了,那就从现在起,你给我派人盯住她,最主要的是保护好她,不要让大姐接触奇奇怪怪的题材。


 


10


 


明台:对,你这种挖坑不填的人,我是信不了了。我得找一个管挖管填的人。


阿诚:你能少催我两次吗?


明台:只许你们做,不许我催啊!


阿诚:我们做什么了,你这样含沙射影的?


明台:你们挖坑不填!


阿诚:给我出去!


明台:你以为我想在这呆啊!


明台:我想明白了。


阿诚:想明白什么了。


明台:不就是催更吗,哪里催都一样。我不喜欢按部就班,不让我催是吧,那我就去tag里催!


 


11


 


阿香:小少爷更新了!大小姐。


明台:我更新了,大姐。


明镜:给我跪下!




明镜:你是不是玩疯了?你心里还有没有家里人了?你昨天开电脑的时候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一夜你都写不出两千字!你都干什么去了!


明台:网断了,我写不了。


明镜:写不了?写不了你不会给家里打个电话回来呀!家里人都等着更新你知不知道?


明楼:好了大姐,没事了,没事了。更新了就好。别自己吓唬自己。怎么了,一整晚都不更新,害大姐担心了你一夜!罚你跪你还委屈了?




明台:我本来是想更新的。我去参加同学聚会,同学们都不爱搭理我。他们说我大哥挖坑不填。说我是挖坑不填的家属。


明镜:这些孩子,说这些干什么呀,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明台:有的同学还骂我,赶我走。他们说,除非我大哥把去年挖的坑填上,才愿意跟我做朋友。我告诉他们,我大哥虽然挖坑不填,可他一定不是个坏人。要不然我大姐也不会放过他的。是吧,大姐。


明镜:你们这些同学啊,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


 


12




明诚:大姐,你刚刚把明台催完结了,又开始折磨我了。


明镜:不应该吗?你比明台粉丝还要多呢,你们三个总得给我写一个点梗吧。我不管是谁,明台爬墙了,明楼我又管不了他,只剩你了。


明诚:大姐,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你看那。


明镜:少给我打岔,我给你讲啊,我都已经有目标了。你和你大哥在巴黎的故事,我看这个梗就不错,你的粉丝基础也是有的。


明诚东张西望。


明镜: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听着。


明诚挠头。


明镜:虽说这个梗吧,套路是旧了点,可是梗旧了才能出新意呢,你大哥还可以监督你呢。就下周吧,下周我安排你开新坑,到时候你可必须日更两万啊。


明诚:下周我有事。


明镜:有什么事?有什么事都给我推掉,你要是敢不更的话我让你大哥亲自催你,听到没有?


 


——————————————————————————————


萧景琰:我不要求你能理解,什么是一更八千,什么是一日三更,但有些坑,不能不填,有些梗,不能乱写。如果连那些日更两万的写手都不夸一夸,我萧景琰绝不与你为伍,清楚了吗?






预售明天结束了!


《新建文本文档》预售链接







两周年!

何堪最长夜:

【伪装者开播两周年纪念】之一  《千秋家国梦 》

是的这是两周年纪念第一弹,仍然是明家六口群像。之后还会剪一个单独的楼诚。两年啦,时间真快,收获太多,感谢每一个还在爱着他们的小伙伴,新的一年,愿我们不离不散。


附:长夜目录

我还是会喜欢下去啊

真的是小透明
爬到哪里都爬不出的楼诚深坑
给还坚守在坑里坚持产粮的太太比心心,点赞推荐都给你给你
我想和你们一起走下去
相信我们可以一起走下去
最后最后
楼诚永远是最好的回忆
能遇见你们真好呀

《阿诚》9-10

等我考完就开始追

托马斯●焉坏●阳:

warning:主要人物战损
——





我这辈子没和第二个人同居过。


在军校时那个可不算,王天风万分见不得我,只肯在宿舍里安置睡眠时间,其余一概不与我同处一室。


我甚至从不在女友家过夜。


但事实上,我压根没有意识到同阿诚一起生活也算同居。


那对我们来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我们已经一起生活了许多年,神圣的法律将他的监护权赋予我,他早已成为我不必纠结选择的责任。


阿诚到我身边时不过十四岁,在谁眼里,都还完完全全是个孩子。


可我不得不承认,尽管模样依旧稚气,连婴儿肥都没褪去,但曾经小娃娃确实已经有了少年人的雏形。


他的手脚开始变得更纤长,肩膀和脊梁的弧度则更挺拔,连眉眼间细微的变化,也越来越向我预想无数次的样子发展了。


我守候着他的成长,拓展的每一寸都让我惊喜——我看着这颗蒙尘的玉种落在我的沃野里,先探出一芽小苗,而后慢慢抽条,顶破了顽石,扯断了藤萝,一颗原石的光芒,就从我的荫庇里刺了出来。


有一天,他会同我一般高,再有一天,他会比我还高。


有时候我猜想我的小少年离了我的视线是什么样,学校里是否也有人会喜欢他,他是否会收到情书——那种带着香气和粉嫩颜色的迷你信札。


如果有,他会是怎样的反应,会害羞还是会得意,肯不肯让我也知道。


忘了在哪本书截过这么一句话:每个青春期的小男孩都是小恶魔。


这条法则适用于所有青春期的孩子——可怕的孩子,他们有用不完的精力,却因心智的一时滞涨和不恰当的外界暗示,而无法从合情合理的渠道被排出,于是常常陷入一种暴躁的情绪中,且因一些难以启齿和压根不必要的自负而羞于向前辈求助。


具体表现为——些许暴躁,很多懵懂,极度强烈的好奇心,和羞于向别人表示关心。


我为什么会这么清楚?拜托,我可也曾是个小男孩啊。


只是当时正逢父母大丧,唯一的姐姐又那么忙,所以纵使再多难捱,也无处可倾诉发泄。为了不给旁人和自己造成负担,我将自己投进书本和爱情的漩涡中,让理性与浪漫激荡,寄托不知疲倦去胡乱冲撞的困惑的灵魂,疏解身体中凶猛的阶段性动物本能(这无疑还要感谢我当时的女友曼春)。


但如果谁去仔细观察明台,或许可以从他身上许窥得一二——他才是唯一深受我害的家人。我十五六岁时,对他实在不算太好,至少跟后来的阿诚比起来,要粗暴太多了。所以后来在他也到这个同样的阶段,我总对他要纵容些,不是因为愧疚(还远远没到那个程度),而是因为从他身上,我终于能再见一见当年的自己的影子,有地剖析自己的潜在心理疾病。


我清楚自己有甚么臭毛病,但就像我那一母同胞的姐姐说的:“认错倒是比谁爽快,就是从不见改。”知弟莫若姐,半分不假,否则当年我也不会被那几百条鞭子抽来法国了。


一日早晨,阿诚六点半就下了楼,他的脚步很轻,刻意瞒着什么似的,我看着他跳进厨房,随后,又跳了出来。


“哥?”


他从厨房的隔断后露出脑袋。


“你怎么起来这么早。”


当时的我已枯坐一夜,没有心情答他,于是说:“要是做饭,做你自己的就行。给我弄点儿茶。”


他许是觉出这情形的不对头,但不敢追问让我更头疼,乖巧地答了一声“知道了”,先把茶煮好奉来,而后才给自己弄早饭。


许久后,厨房关了火,盘子被磕在桌子上,调羹舀了汤水滴答下来,塞进嘴里吸溜吸溜……烟灰落在了地毯上,我静静地听着这一切,觉得心里烦闷至极。


阿诚咬着勺子,从餐桌的方向盯过来。


当时我一门心思全扑在别处,直到他出声主动表达不满,才幡然醒悟。


“飘过来了。”他说。


“嗯?


“烟——”他提醒了一句。


皱着眉,抿着嘴,把勺子磕在瓷盘上,合起来叫:不高兴。


简扼的很,也不留人余地。


这孩子被我宠坏了。


不知怎么回事,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食不言寝不语,我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突然来了火气,“吃完了早点去上学。”


这话的语气显然重过头了。


阿诚很错愕,而后受伤的表情浮了出来,好像我说的是“我现在一点不想看见你”。


但很快,见我没有一点说软话的意思,他收敛了神色,埋头飞快吃完,收拾好桌子,上楼取了书包,逃似的开门跑了。


他会不会哭?


被子弹击中的那一刻我脑子里竟然出现的是一只蹲在我胸口的花脸小猫。


王天风缝合手法一流,但包扎技术却像他的衣品一样——花里胡哨。


这下好了,就是早上没哭,晚上回来看到我这幅样子,肯定要哭了。














老有人讲我命大。


每每听到这话,我总不知如何回答。


哪里有人一辈子命大?


不过是太多记挂放不下。


子弹是从肋下穿过去的,惊险又幸运,没有伤到内脏也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血流得多了些,又没有干净的条件,感染是在所难免的。


“值!”疯子靠在床头,针线从我手里穿到他肩上,他半边圆脸粘血,还嘿嘿地笑,“两颗子弹换四个叛徒和这么大一批军火,太值了!”


他比我惨烈,弹头嵌进了骨缝里。又因骨架窄,一时抠不出,折腾许久,被弄得烦了,又疼,指着我骂。


我回不得嘴。


那一枪本该也射在我身上。


晚上,我装作醉酒的样子,跌跌撞撞摸回去。路灯又没有亮。我站在门前,掏出钥匙往锁眼捅,捅了好一阵也没有捅进,准备砸门时,门开了。


阿诚站在门里,他的头顶有光,光洒出来,洒在我的身上。


他光着脚,腮上蹭着酱汁,瞪着圆圆的眼睛,扔了我手里的酒瓶,又夺过了我的提琴箱,扭头就走。


我乖乖被他的背影牵着。


眨眨眼,他变了两个,然后是四个,接着是八个,越来越多,到处都是,数不清了……


真好啊。


全是他。


我倒在地毯上,没头没脑地想。


“不准叫人。”


我不管不顾地昏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好长,梦里泡进许多东西:姐姐,家,父母,鞭子,前女友们,雨水,黄浦江,枫丹白露,经济学课本,甜品店,疯子,老师,党报……


好像还遗漏了什么,但梦里我撞破头也想不起。四处找不到,下起雨来,风冷得刺骨,一会儿又出太阳,晒得发慌……


一个孩子把雪球拍在我脸上。


他咯咯笑,绕着我跑。我伸手把他捉过来,用胡茬扎他粉白的脸,小孩子被扎痛了,瘪瘪嘴,哭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地抱住他,“大哥错了,错了好不好?”


“我早上不该那么吼你,不该跟你乱发脾气。”


“我跟你道歉好不好?你原谅我,好不好?”


这场高烧使我领教到对死亡的恐惧。


从前犯浑时,一个人漂在异国大陆,是不惧死的。后来亲自照料过弟弟,就懂了姐姐,在家住过几年,再不敢那样想了。


要是那一枪没人替我,真射在了心口上,这孩子要怎么办?我得活着,我想活着,我必须活着,且要长久强大。


我要走在他前面,做他的灯,做他的盾。


可这样养出来十足要窝囊了。


窝囊又如何?若可平安,我倒宁愿他窝囊一世。


又太自私。


想想罢了,他是随我的,好坏都学,心气高,哪里肯永远被人拘在手心里?


他还这么小,看见什么都害怕,看见伤口要害怕,看见血肯定更害怕……可怜的小东西,他一定吓坏了。


我拼命让自己醒了过来。


小东西正肿着眼睛,咬着嘴唇,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见我睁眼,扑到我手边。


“大哥……”他喊。


“没事了,”我把他拉近,又伸手取出怀里的体温计,瞄了一眼,举给他看,“呐,我好了。”


“为什么会受伤?!”


凶死了。


睚眦必报的小东西。


“我也不知道,”我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天再问吧,阿诚,明天再问好不好?”


阿诚抿着嘴站起来,来回转了几圈,下了决心,一脚踢开被撬了锁的琴盒。


“这是枪,我知道!”


他指着琴盒里的东西。


“赔。”


我望着他。


“你把我的箱子弄坏了。”









TBC




#下一章的阿诚哥就要长大啦
                                              

【蔺靖】想和景琰谈个恋爱真心不易(小段子)

耿直琰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调戏。。

奔跑的蓝汐:



景琰:蔺先生,您摸着本王的胸口有何意?


景琰:蔺先生,您能别靠这么近吗?有点热。


景琰:蔺先生请起开,您有些份量。


景琰:蔺先生为何要在本王耳边吹气?


景琰:蔺先生,您能否别用嘴唇碰本王的脸?


景琰:蔺先生,您究竟需要什么不妨直言。


 


by  完全没意识到蔺先生喜欢自己的呆萌景琰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瓶邪】《瓶邪十日谈之第一个故事:海市蜃楼》上

想听小哥讲故事!期待地搓搓手

瓶邪十日谈:

 第一个故事:海市蜃楼——上




  一




  闷油瓶讲故事的方式很简单,就是单纯的叙述清楚每个人物和关系,从头干巴巴的讲到尾,毕竟他是一个务实主义者。如果他真的绘声绘色的讲完了整个故事,我会怀疑他张秃附身了。


  不过,因为这个故事本身很有意思,即使用他这种讲法的,也让人听得津津有味。我利用我的方式重新在脑海中整理过,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细节。


  自古以来,就有海市蜃楼的传说,古代人对这种情况没有科学的解释,就认为这是一种仙境,即蓬莱。很多皇帝都曾经派人前往蓬莱寻找灵丹妙药,自然结果都是无疾而终。


  也不能怪他们,毕竟一些海市蜃楼非常真实,沈括就在《梦溪笔谈》中这样写道:“登州海中时有云气,为宫室台观,城堞人物,车马冠盖,历历可睹。”


  海市蜃楼的传说总是夹杂着鬼怪之谈,也有人因为看了一眼海市蜃楼看就误了终身的,我记得我也在一些绘本上看过关于海市蜃楼的故事,比如有一个书生在海市蜃楼中看到了一个女子,便一见钟情,发誓找到此女,娶她为妻什么的。


  而闷油瓶讲的就是一个宋朝的人,在发现了海市蜃楼之后倾家荡产去寻找,最后真的找到了的故事。


  此人名周,是宋朝的一个富商,原本经营着米行,生活富足,妻妾成群十分惬意。不料清明踏青归来后,周公性情大变,整日关在屋子里涂涂画画,最后竟变卖家产,驱逐侍从,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海市蜃楼之路。


——————————BY: @碎碎九十三 


  




  二




  周公的正妻是一个被贬官大员的妹妹,虽然娘家不如以前风光,但好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比一般人家的女子更有主见一点。她对丈夫“中邪”般的行为表现出十二分的担忧与不满。可是周公把自己关在房内谁也不见,一日三餐都是放在门口,即使她是周家夫人也无可奈何。


  无奈之下,周夫人只得向与周公一起踏青的友人打听。但是大部分人都表示当天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唯有一个人的话引起了周夫人的注意。


  此人姓刘,是附近一个富商的庶子。这人有个特点,就是爱胡说。附近街坊都说,刘公子嘴里吐出的话,十句有五句是在胡说。就是这么个满嘴胡言乱语的家伙,向周夫人讲诉了一个小插曲:“那天我们一群人坐在河边饮酒对诗,周公突然说身体有点不舒服,就一个人到附近的林子里去了,过了好一会也不见回。正好我也有点内急,也跟着进去了。也许是刚下过雨的关系,林子里雾气很大。老实说那林子也不大,小半柱香时间就能横穿。我一边往前走,一边留了点心思想找找周公。可是人还没找着,就透过树枝看见林子的那头有些影影绰绰的影子。当我走近时,就只看见林子的那头是笼罩在弥天大雾下的悬崖,没有什么奇特的。等我回到河边,周公已经坐回了原位上,一脸的恍惚,没过多久就嚷着要回家了。”


  其他的友人也证实了周公的确在刘公子之前进了小树林,但是没有第二个人注意到周公从林子里出来后有何异常。


  打听不到更多的线索,周夫人只好在贴身侍女的建议下,拿着周公的生辰八字去找了个“高人”瞧瞧。


  高人套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长袍,瞥了一眼周公的八字,然后又看了看周夫人忧郁的脸庞,缓缓地说:“天道非凡人可测,尊夫俗世缘分已尽,夫人不必过多挽留。”


  周夫人还没晃过神来,就看见周府的管家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大声嚷着说:“夫人不好了,老爷不见了!”




————————BY: @不务正业的雪糕 











  周夫人闻言大惊失色,急忙细细询问,管家就叫来最后伺候周老爷的仆人。那仆人说中午吃过饭后,他像往日里一样照顾老爷午休,半晌之后老爷猛然从梦中惊醒,嘴里反反复复念着“原是如此,时日无多矣!”接着就将他赶出了房门,独自在房间里不知做了些什么。而等仆人去找管家来的时候,周老爷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封书信。


  周夫人看完信后大哭一场,遣散了家中妾侍奴仆,一生都郁郁而终。


  闷油瓶讲到这里的时候停了停,说宋朝时候对这位周公的记载到这里就结束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胖子正在嗑瓜子,还乐呵呵地分给其他人,他趁机打诨道:“啊哟!要我说,肯定是这姓周的和那个算命的瞎子有一腿儿,私奔了呗!”


  黑瞎子咧嘴笑了笑:“哑巴可没说那算命的是个瞎子。”


  闷油瓶也不理会他们,只是摇了摇头,说宋朝的记载虽然结束了,但是到了明朝的时候,民间又有了关于这个周公的传闻。


  故事是被记载在东部沿海一个小地方的县志上,这个地方的人几乎都是靠海吃饭。有一天,一个渔民上集市里卖鱼的时候,和旁人说了一件奇闻。


  那是前一天的早晨,他从海上收网回来,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自海上而来,起先只是朦朦胧胧的一个影子,到后来就渐渐看得清了。渔民以为自己定是遇到了海岛上的仙人,便过去和他说话。


谁知那人开口便问他,如今已是何许年月?那渔民依言答了,那人听完连连摇头感叹,对他说道:“鄙人姓周,大宋宣和年间临安府人士。”


 ——————————BY: @槐安国师 


 



清辞的书单分享汇总第一弹(82本书)

我可能,,,,,可以马一马???

顾清辞Kai:

12点半吃完午饭去泡图书馆一直泡到6点,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遨游的感觉真是如嗑药般癫狂。之前收到同好反馈,真有朋友按照我给出的书单买书,倍感荣幸!把之前的推书贴汇总了一下,以减少大家翻检跳转的麻烦。


 开卷有益,阅读快乐!


 


一、中国近代史相关


 


1.蒋廷黻《中国近代史》(本书适合入门)


2.唐德刚《晚清七十年》


3.[美]费正清《剑桥中华民国史》


4.茅海建《天朝的崩溃》


5.钱穆《国史大纲》(晚清及民国部分)


6.[美]帕克斯•M. 小科布尔 《上海资本家与国民政府:1927—1937》(本书偏重经济)


7.桑兵《晚清民国的国学研究》(本书偏重文化)


 


二、自我成长类书籍


 


(一)灵修,哲学类


1.[德]埃克哈特·托利《当下的力量》


2.[日]山下英子《断舍离》


3.  张德芬《遇见未知的自己》


4.[美]卡巴金《正念》


5.[德]叔本华《人生的智慧》


6.[德]《叔本华美学随笔》


7.[德]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二)学习方法类


8. 采铜《深度学习的艺术》(知乎自选集,kindle有售)


9. 采铜《开放的智力》(知乎自选集,kindle有售)


10.[美]莫提默·J·艾德勒,查尔斯·范多伦《如何阅读一本书》


11.[美]简·麦格尼格尔《游戏改变世界》


(三)时间管理类


12.[美]劳拉·万德坎姆《天天25小时》


13.[美]凯利·麦格尼格尔《自控力》


14.[俄]格拉宁《奇特的一生》


15. 邹鑫《小强升职记》


16.[美]约翰·佩里《拖拉一点也无妨》


17.[美]简·博克,莱诺拉·袁《拖延心理学》


18. 动机在杭州《拖延症再见》(知乎自选集,kindle有售)


 


三、国学入门


 


1.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


2.杨伯峻《孟子译注》,中华书局。


3.程俊英、蒋见元《诗经注析》,中华书局。


4.洪兴祖《楚辞补注》,中华书局。


或金开诚《屈原集校注》,中华书局。


5.陈鼓应《老子译注及评介》,中华书局。


6.《庄子》的入门译本推荐曹础基《庄子浅注》,中华书局。


进阶可阅读陈鼓应《庄子今注今译》,中华书局。


 


四、熊逸国学著作


 


1.《孟子他说》(共3册)


2.《周易江湖》


3.《道可道:〈老子〉的要义与诘难》


4.《逍遥游:当〈庄子〉遭遇现实》


5.《治大国:古代中国的正义两难》


6.《春秋大义:中国传统语境下的皇权与学术》


7.《春秋大义2:隐公元年》


外三种:


8.《纸上卧游记》(作者程雨城)


9.《思辨的禅趣:〈坛经〉视野下的世界秩序》


10.《我们为什么离正义越来越远》


 


五、苏缨词学著作


 


1.《纳兰词典评》


2.《一生最爱纳兰词》


3.《纳兰典评宋词英华》


4.《纳兰容若词传》


5.《纳兰词全编笺注》


外三种:


6.《少有人看见的美》


7.《人间词话精读》


8.《诗经讲评之风人深致》


 


六、日本近代文学入门


 


1.太宰治《人间失格》


2.太宰治《奔跑吧!梅勒斯》


3..夏目漱石《心》


4.芥川龙之介《蜘蛛丝》


5.芥川龙之介《地狱变》


6.坂口安吾《盛开的樱花林下》


 


七、西方文学经典





  1. 简·奥斯丁《傲慢与偏见》

  2. 菲茨杰拉德《了不起的盖茨比》《本杰明·巴顿奇事》

  3. 柯南·道尔《福尔摩斯探案全集》

  4. 阿加莎·克里斯蒂《无人生还》

  5. 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动物农场》

  6. 大卫·米切尔《云图》

  7. E.B.怀特《夏洛的网》

  8. J.R.R.托尔金《霍比特人》

  9. 《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10. 阿道斯·赫胥黎《美丽新世界》

  11. 扎米亚京《我们》

  12. 卡夫卡《审判》《变形记》

  13. 阿尔贝·加缪《局外人》

  14.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

  15. 莎士比亚《哈姆雷特》


 


八、群体心理学与逻辑思维入门


 


1.[法]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
2.[美]埃里克·霍弗《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


外两种:逻辑思维入门
3.《普通逻辑》,杜国平主编,高等教育出版社。
4.《批判性思维教程》,谷振诣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九、
文献学、校勘学、目录学入门(附下载链接)

 



  1. 杜泽逊《文献学概要》

  2. 张舜徽《中国文献学》(繁体竖排)

  3. 陈垣《校勘学释例》(繁体竖排)

  4. 赵仲邑《校勘学史略》

  5. 周少川《古籍目录学》

  6. 汪耀楠《注释学纲要》


导读及下载链接戳这里:


 书单丨文献学、校勘学、目录学入门(6本,附下载链接)


 


————————————————————


附录:读书方法论若干


1. 【书单】读了这四本书,我的人生态度都大不一样


2. 读书人的哲学三问:读书笔记应该怎么做?


3.功利性追星指南:如何在追星中高效学习


4.为什么你的书单永远读不完?




小广告:志怪古籍档案


 《谲辞书》相关:志怪类古籍档案(1-20章)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全目录–

强摘的果实不甜:



──────────────────────────────────────────


DK娱乐周刊:什么?经纪人带头搞地下恋情,有没有搞错啊!?


──────────────────────────────────────────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起、经纪人的总分类应该是老妈子


01 经纪人的外号是不是都是老妈子


02 从小事开始一件件教会你


03 吹头发换一个试镜就好像传说


04 吃你做的早餐,穿你挑的衣服


05 果然这世界走到哪都有神经病


06 任性的前提是有钱或有人惯着你


07 无色透明的酒相当于吐真剂


08 不要跟喝醉酒的人认真


09 照顾醉鬼的最高境界就是照顾上床


10 我会负责的


11 反正你跟着我就对了


12 能迎风而立只是因为没遇见台风


13 只要踏进了明家门,那就是明家人


14 今晚早点睡


15 不是只有肚子里的蛔虫才能猜得到你的心




承、试镜试出一个男朋友


16 都说睡觉能睡出感情来也不是这么没道理


17 不要骗我没试过镜噢


18 总是要一起干过些什么坏事才能往好兄弟迈进嘛


19 有我在,就没打算让你受委屈


20 礼尚往来就是,你道一声谢我喂你一颗饺子


21 喝酒误事,误到没能亲眼看见自己登上热搜


22 上热搜没看见?行,让大哥再帮你转发一次


23 李熏然你准备好玩沙了吗?


24 手把手教你如何拍好一部戏


25 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下的套


26 这不是游戏,多多练习是为了上战场


27 咱二人做伙举着一支小雨伞


28 回忆最美只是因为有你


29 要爱惜身体,远离过敏原


30 哎、哎呀呀呀,爱的抱抱少了爱就只是单纯的抱抱


31 另类的口嫌体正直


32 这个剧组还是我说了算的


33 做为一个新网红需要练习签名


34 有些习惯的养成不用三个月


35 宝宝乖,快快睡


36 就说了做坏事不能留下证据


37 有时候问问题也只是一种情趣


38 噢,我的艺人,我的爱人


39 我洗好了,换你


40 有时候问问题除了情趣还是种恶趣味


41 好的经纪人也可以带你上天堂


42 你就说你行不行?




转、没有打打闹闹的片场生活便不算片场生活


43 出师未捷身先……


44 回答媳妇儿的傻问题大概是人必经的过程


45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46 只要感觉对了,秀恩爱哪还需要分时间地点


47 意想不到的电话


48 一山还有一山高


49 小竹马是小情人,小艺人是小爱人


50 善意的谎言终归也是谎


51 我是真的爱你


52 说喜欢之后是亲亲,说爱之后便是……


53 即使痛也想继续的事


54 洞房之后当然是要去见见家长


55 当众被求婚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56 转着的不只是陀螺,还有我们的爱情


57 报告警官,抓到了深夜不归家的少年两只


58 此折腾非彼折腾……吗?




合、走过风波才能迈向走红


59 宠物的本分就是打滚卖萌兼讨食


60 小猫撩小猫,到底还是小猫


61 拍下最纯粹的你,将画面停留在心尖


62 周一见


63 为钱、为名、为黑而黑


64 就像是上战场前的等我回来就结婚,没事千万别立flag


65 来不及了


66 一半自私凉薄,一半疯狂懦弱


67 对不起我爱你


68 狠狠地跑,再狠狠地揍他几拳


69 你他妈的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些浑话吗


70 可以把我的远哥还给我了吗


71 耗了几辈子不能再耗了这一晚


72 这不是以暴制暴,是以牙还牙


73 大结局




番外


【楼诚衍生/凌李】 假如凌远当时帮他洗了一个热水澡(浴水系列/污/一发完)


【楼诚衍生/谭赵】重蹈覆辙地爱爱爱不完


【楼诚衍生/凌李】风波之后


 


↓鬼吹灯之危沙城剧照抢先曝光↓


 


 


>>长评区<<


 【长评】风波定 ——致《小明星大跟班》BY.强摘的果实不甜


他们 致《小明星大跟班》




《小明星大跟班》征群众演员,请点此参与面试→





那明明是啃不是kiss(正经)

SKAMles:

划到最后一张第一反应是卧槽这俩小哥谁 长得这么帅还啃的这么凶🌚

オトナ少女:

kiss cam是欧美大型活动(运动项目直播、颁奖礼等)上经常玩的“把戏”,并不是被拍到的人都会配合kiss(不少人会尴尬地捂脸、扭头),但还是有很多人不愿扫兴,乐于配合,搜了几个有意思的kiss cam大家一起乐乐(注意流量)。

……

当然无论你是什么级别的名人,最终没有人能战胜Henrik和Tarjei这对儿,他俩简直……绝了!!!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HE完結-總整理

奔跑的蓝汐:



长篇文:主楼诚 / 微天台,合理则有污。


他连在大哥身边都得戴上面具,惟恐泄露心事、和大哥多年来建立的关系便会因此毁于一旦。伪装恋人的任务,究竟能加速他们之间的告白,还是让他们因此渐行渐远?
本文微虐,高糖,以楼诚双向暗恋,还有阿诚身世为主线~
有改编剧情,但大线会围绕电视剧向,后期谍战戏份重,与电视剧分歧。


故事楼诚从怀疑桂姨是孤狼开始,到电视剧结束时间点
尽量不OOC,尽量往合情合理的方向走。
结局是HE请安心服用!


01 从今天起,你就叫明诚     02 悄悄嗅上大哥的味道   03 假装的恋人
04 你总得试着踏出第一步     05 明楼的独白                06 冰冷的手掌
07 这才是接吻,懂吗?        08 桂姨炖的鸽子汤          09 烟花间
10 想要的人自己去追来        11 药膳炖鸡                   12 十五箱,什么东西?
13 十二月酒吧                     14 卡夫卡的审判            15 明秘书长不在的日子
16 完美主义者                     17 江南分会小聚            18 忧郁的电影演员
19 遇人不淑                        20 山雨欲来兮               21 假意亦是真情
22 同款睡衣                        23 羽毛球比赛               24 大姐的期盼
25 入木三分的模仿              26 手足之情                   27 夜来香
28 明家香新品发布会           29 明台的八卦               30  笑容闪耀的优秀青年
31 莫逆之交                       32 唯有牡丹真国色         33 灵魂伴侣+番外
34 举棋若定                        35 当局者迷                  36 酒后真言
37 杭州密函                        38 佘山夜惊                  39 明楼中枪
40 "分手"                           41 风起云涌                   42 一夜告白
43 血浓于水的亲情              44 席勒的名言               45 保险锁
46 近水楼诚                        47 雨过天晴                  48 点火
49 不负相思                        50 冒险的会面                51 红色思想
52 愧疚感                           53 失散的儿子                54 身世之谜
55 自私的忏悔                     56 毒蜂归来                   57 六十大寿
58 双毒会面                        59 死间计划                   60 明台被捕
61 桂姨的儿子                     62 明与暗的周旋             63 大姐的忧心
64 一念之间                        65 团结齐心                   66 嘉奖令
67 汪处长的替代品              68 行动代号:狩猎         69 初战胜利之夜
70 坦白身份                        71 樱之宴                      72 明台出狱
73 青年的告白                     74 暗地周旋                   75 情同骨肉
76 地下恋情                        77  两种选择                  78 海东青
79 风暴来临                        80 墨菲定律                   81 梧桐树下的背影
82 陌生的新生活                 83 山中夜情                    84 木兰计划
85 曼春殒落                       86 家人的幸福                87 踏实,活着
88 父爱                              89 阿诚认祖归宗             90 行行歌采薇
91 晚安,我的先生               92 后记:匆匆两年



这篇文会不定期更新番外,分为三种
前事番外:第1 回以前的故事
本篇番外:第1 回~第92回之间的其他故事
  55回番外篇:大少爷的伺候方法
  77回番外篇:大明星与小相馆老板(郭骑云x陈萱玉)
后记番外:第92回以后的故事
  后记番外:他们的女儿
       后记番外:北平天台微雨(王天风x明台)
       后记番外:巴黎楼诚情事(明楼x阿誠)
其他番外:一些腦洞
  番外篇:白色情人节             
  《晚安,我的先生》的50件小事


【長評专区】
朱砂和月光——致《晚安,我的先生》
家国不忘,信仰不负 (致《晚安,我的先生》)
时代与情怀(长评《晚安,我的先生》)
《晚安,我的先生》读后感
【還願vol.2】DEAR《晚安,我的先生》
迟到很久的长评


*此篇不定期更新番外,欢迎红心收藏